一码不再通吃:员工需求正在改变办公环境

2021-11-18 来源: 唐影旅游攻略

     *本文经转载自  36氪神译局

  疫情频发后,由于封锁禁令的限制,以及居家办公模式的兴起,美国各地办公楼经常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空置率。随着办公室新的对外开放,办公空间似乎也出现了彻底性的变化。这篇文章来自编译,文中介绍越来越多的办公空间设计,都更加体现出灵活性和流动性等特点,从而更熟悉员工的市场需求。

  受疫情影响下,传统办公室似乎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,这并足以为奇,而这种改变或许是永久的。

  著名办公空间设计公司穆氏建筑设计(M Moser Associates)北美地区办公空间策略副主管格兰特·克里斯托弗雷(Grant Christofely)认为,有些机构仍然在按照50到70年前的方式设计办公室:固定、无弹性的区域,雇员在办公空间各自做到着结果导向型的工作,每天工作时间多达八小时。

  “但如今的工作不是这样已完成的,人们也不是这样赚的,”克里斯托弗雷说。“赚钱的方式来自思想交流。科技对人们的工作方式产生了极大影响,同时也在改变思想交流方式。早在疫情频发之前,思想交流方式就已经开始转变,因为人们意识到现在就是改变的最佳时机。”

  举例来说,穆氏建筑设计在纽约曼哈顿伍尔沃斯大厦(Woolworth Building)的总部办公室有一万平方英尺(约合929平方米)。该办公室于2018年设计。后来,为了建构一个更健康的工作环境,办公室又于2020年进行了翻新。

  雇员没有固定座位,而是每天早上到办公室后自由选择一个座位工作。他们不坐在固定办公桌前,而是躺在移动桌前;他们的便携式电子设备也由便携式电池组供电。

  自2020年6月以来,穆氏总部新的对外开放使用,但同时设置了人数限制。此外,该公司灵活的办公环境,也使得其在新的开放时能在较短的时间内适应环境调整。

  同样,穆氏于2018年发售全新办公方式“办公生活实验室(Living Lab)”过后,其在中国深圳的办公室也提供了多样化的配备和选择,更提供了带有实时连接功能的虚拟世界会议设备,并且需要提前购票。

  克里斯托弗雷称,他指出公司“应当重新考虑个人与团队工作的空间用料。工作的社会属性是实体办公空间中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之一。”

  穆氏一部分“更领先的”客户正在锐减个人办公空间比例,从总办公空间的70%降到了30%,也就是说,现在70%的空间都是提供给团队合作使用的。其中,至少有一个客户如今只获取10%的办公空间给个人。

  当然,穆氏并非唯一一家看好灵活工作环境的公司。

  知名建筑、室内设计、规划及战略咨询公司Gensler美国休斯顿办公室设计总监约翰·哈里逊(John Harrison)认为,“后疫情时代办公空间仅次于的转变,将反映在彻底的弹性变化。人们的行为习惯将变得不一样。实体办公室必须迎合这一变化,落后思维、创新布局。”

  “接下来会经常出现的,将是混合模式的工作人群,有些人居家办公,有些人在某些天里则会经常出现在办公室。”他补充道。

  Gensler美国芝加哥办公室办公空间工作室主管埃里克·加农(Eric Gannon)警告说道:“如果我们不给员工一个理由来办公室下班,那他们就不会返回地下室工作。”

  为了让办公室更有吸引力,更有员工时不时来此办公,或者改以全职办公,而非居家办公,一些公司正建构空间,让员工有地方参加社交聚会,以及面对面或视频碰面。

  誉焙(Pladis)是Gensler的客户之一,它是一家全球性饼干、糖果及巧克力公司,公司汇聚了歌帝梵(Godiva)、麦维他(McVities)等标志性品牌。其总部设于英国伦敦,办公室座落在奇西克商业园区(Chiswick Business Park)。

  Gensler将其总部办公室设计为一个“心脏空间”,在这里“烘培邂逅酒店”。其中,有开放式厨房、烤箱,同时还有一块显示屏相连着誉焙坐落于英格兰卡莱尔的烘焙房。

  誉煎称,这块屏幕宣示着烘焙师的重要作用,同时也展示了其产品制作背后的工艺流程。该总部已于今年六月投放运营。

  SOM建筑设计事务所全球室内业务负责人路易斯·威尔伍德(Lois Wellwood)称,“在疫情暴发之前,办公空间有朝着一码通吃的趋势变化。现在正是个好机会,让人们开始思维按的组织结构来布置办公室。当一切都可移动、可变化的时候,人们能得到更好的反对,在工作时间内,可以选择在多个方位办公。这样一来,工作场所显得更具备适应性,更有弹性,更能积极响应个体和团队的工作需求。”

  SOM事务所有一个客户是一家科技公司,其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闹市区格蕾丝大厦(Grace Building)的办公室足足有9.5万平方英尺(约合8830平方米),SOM事务所为该客户设计了一个称之为“辟在大厦中的城市”。其中,办公室中庭设计了一个跨越相连的楼梯井,仿佛一个核心神经系统。

  此外,还有一面与公司三层办公楼同高的电子屏幕,可以用于公司内部的Zoom视频会议,或是向世界各地员工展出其他信息。

  办公室的入口处是一个多功能空间,有前台、会客厅、咖啡厅和茶水间;整个办公区域为开放式设计,允许员工自主决定什么时候用于什么方式工作。办公室还另设母婴室,便利有新生儿的员工,同时还设有淋浴间,方便骑车或者踩着滑板来下班的员工。

  SOM事务所坐落于澳大利亚悉尼的中央大厦项目计划于2028年竣工。建成后,将有162万平方英尺(约合15万平方米)的办公室和零售空间,并将打造出一个与自然紧密相连的办公生态环境,拥有多个阳台,其建筑表面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表面吸收太阳光的热量,从而降低室内温度。

  SOM事务所还进一步针对其客户发售了“抗焦虑办公入口”的方案。这就拒绝新的设计办公室的大堂,让空间“可呼吸、更容易调控,并通过重新设计进入办公室的体验来增加拥挤,”该事务所一份题为《后疫情时代的10个设计想法》(10 Ideas for Post-Pandemic Design)的文件写道,“员工、来访者、租车员,以及走路和骑车来的人们,都应当有清晰明了的专用进入地下通道。”

  SOM事务所还建议,这种办公室还应该提供“更多的自行车设备装置”,以及淋浴间和储物柜等功能区。

  类似的还有建筑法规咨询公司里索集团(Rizzo Group)坐落于纽约的1.3万平方英尺(约合1208平方米)的办公室,目前由Gensler负责管理设计,计划于2022年2月投入使用。

  该办公室的设计主要探讨于身体健康与福利。其室外空间另设会议桌椅,面积与室内空间同等大小,极大地方便了员工在全年任何时候的沟通交流。

  此外,从茶水间垃圾桶里搜集的厨余垃圾,可以为露天平台花园提供肥料,花园里的蔬菜和花草依赖员工对资源的消耗而生长;室外平台上还有自行车存放在区,方便骑车通勤的员工。

  在办公室的中央咖啡厅,还落成了一项“每人领养一株植物”的活动,每位员工都将对一株植物的养护负责任,具体职责还包括施肥等。咖啡厅的地点挑选也参考了实际采光情况,从而为办公室提供最充裕、最连续、最长久的光照。

  美国芝加哥北格林大街330号项目(330 North Green Street)即将破土动工,SOM事务所将项目地南面设计成“门廊”,这里集中另设伸缩门、休息室、办公空间、壁炉、室外健身场所和板网球场,将在气温容许的情况下对外开放使用。

  那么,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这些公司走到这一步呢?

  Gensler纽约地区一位高管罗宾·科勒·艾薇亚(Robin Klehr Avia)称之为,雇员之间在展开一场“人才竞争”。她指出,各种类型和大小的公司,无论是广告公司、小型财务公司,还是咨询公司、媒体或非营利组织,都在理解其员工希望什么时候在哪里以哪种方式办公,让办公空间对于员工和潜在员工来说更具有吸引力。

  “员工可以要求他们自己的办公体验,如今一码通吃的设计方式行不通了。”她说道。

  艾薇亚补足称,Gensler美国以外的客户也同样在追求灵活性、新鲜空气和阳光,并认为“最差的设计必须要体现出有灵活性和流动性。”

  她还说,没有人告诉这一转变到底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。

  “最大的挑战,是办公环境不会持续变化和发展。我们无法返回过去。对于公司和员工而言,如今正是一个过渡时期。他们必须要对这种变化多点冷静。”艾薇亚说。


上一页:餐饮成为酒店业绩主打,这笔生意怎么“抢”?

下一页: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有啥

相关阅读